Alosh

玩世的顽石。

如果动物世界有

第二部

开司再次上船。

在更艰难的赌局中披荆斩棘,更谨慎,却也结识了一个难得的、坚守正直、肝胆相照的好搭档。

阻力和危机较上次更甚,两人层层计算,还是有一个人,不得不输。

这一次,进入玻璃箱的是好搭档。

开司摒除诱惑,坚持救好搭档出来。

好搭档换回脏旧藏青夹克衫,走出玻璃箱,手再次碰触开司脸颊的伤口。

眼中信任流淌,两人相视一笑。

但,双双踏上第二层时,开司被人一掌劈晕。

开司醒来,好搭档在床边搅拌咖啡。

不再是脏旧藏青夹克衫,而是一身剪裁精当黑色西装。

好搭档,不,时樾含笑说。

这次,多谢郑先生。

[记录]香港

「你今日不太说话,但梦里你同我讲了几多,仲笑咗。」

你曾在深秋给我春光:


香港是一座倚靠活火山而建的好莱坞影棚,有一种濒危的极致的生动。



所谓“火山”一是那些不知道何时会喷发何时会消亡的文化,二是这座城市的高温,每个人张口呼吸都是在为火炉加温。它白天晒,晚上又会阵雨,每个人行色匆匆,总会带把伞。因为店铺冷气开得很足,在室外倒也不会觉得高温难捱。只是地面经常是湿的,因为太多空调滴水。


我就住在尖沙咀地铁口旁边的大厦,马路斜对面是重庆大厦。顺着一条弥敦道,遍地都是香港警匪泰国豪门的素材碎片,从重庆大厦光身赤脚窜出来的东南亚人,后面有差佬狂追,自他们身后拖出一篇鱼龙混杂的江湖生存指南。深吸一口气,是九龙公园参天绿植,是海港城纸醉金迷,是各种宗教信仰各种肤色语言大包容,是印度香料东南亚孤岛。好精彩。


舒淇和LV合作的一个旅行特辑,适合去HK的时候听听:路易威登 声音漫步:香港(粤语版)


作为处女座,我暑假迟迟没出发,只因为懒得做攻略懒得订机票。可又同别人约好,不得已来了场说走就走、毫无准备的旅行。从深圳机场转大巴去香港的路上,在人行道看见两只黑不溜秋的蝴蝶你侬我侬打转转。


重要的是踏上旅程,哪怕漫无目的,也可享受过程。就像陈伟霆、李易峰说的,跟一班好兄弟,开着心爱的车,无论去哪里都开心。(旅行和同居最能暴露出两个人的相处难题。我妈每次都说再也不跟我一块出来了。




购物篇


就购物商场而言我觉得top1.朗豪坊(旺角),top2.海港城(尖沙咀),top3.希慎广场(铜锣湾),top4.IFC(中环)。商场指南你值得拥有。


朗豪坊胜在布局,每一层走一圈就能逛完。6L有Log-On卖杂货、玩具盲盒,价格好像不比内地便宜。其他楼层也有卖小玩意的。


海港城的布局真的非常乱,逛起来非常累。去了直奔海运大厦的玩具反斗城,没找到心仪的玩具,楼上有姆明咖啡厅,也卖姆明周边,还有宫崎骏动画片的周边店——橡子共和国。我就逛了逛海运大厦,还有星光行的诚品书店,我买了一本薄薄的装帧很好看的香港旅行书,88HK$。


希慎广场和朗豪坊布局差不多,但是感觉商品没有朗豪坊齐全。我主要为了三层诚品书店去的。价格是一重阻碍,阅读习惯是一座高山,繁体不可怕,从右往左最可怕。


IFC,真谛在天台,天台多适合邂逅啊。我男性朋友去IFC,被印度男人搭讪,说他有张漂亮脸蛋,他以为是“艳遇”,结果人家给他算命问他要了40港币。希望大家不要一听人家夸你好看,就傻呵呵的聊下去。


尖沙咀的The One,有网红流沙包,那个懒蛋蛋还是叫什么的,店在3L:点心代表。置地广场有Gentle Monster,据说北京的店卖的比香港便宜。尖沙咀的崇高sogo很一般。东荟城不去也罢,不可能有那种便宜好看又不烂大街的新款的。


 


尖沙咀篇


尖沙咀沿着一条弥顿道,向北是佐敦油麻地旺角,往南坐天星小轮是维港中环。我至今还在纳闷为什么一到晚上尖沙咀全是东南亚人在站街。


建议早上9点先去九龙公园呼吸下新鲜空气,我真的好喜欢高高大大的南方植物,而且公园里还有各类动物,比如火烈鸟。然后去海港城逛逛逛,逛完吃饭,吃完饭坐天星小轮去中环咯。


龙城大药房和Lush都在加连威老道,隔了几条街有珍妮曲奇。


尖沙咀C1地铁口出来能看到家HMV,除了音像制品外还售卖影视周边,很多漫威很多DC。


等我有钱我一定要去半岛酒店住!半岛酒店你们去搜下!好棒的!位置棒建筑棒价格更棒棒,走在酒店里我脑内开始《布达佩斯大饭店》。半岛酒店里有克罗心。


 


旺角篇


旺角还是应该晚上去,灯牌亮起来才能看到香港的灵魂。


从钵兰街逛到朗豪坊。


庙街反倒没意思,我以为是鱼龙混杂的江湖,结果是每个城市都有的夜市。


 


中环篇


坐天星小轮来回,比地铁便宜还可以看风景。


如果说尖沙咀是东南亚风情街,中环就是白人天堂吧。


IFC不用急着逛,晚上经过时可以去天台看夜景,能拍到摩天轮。


去找煤气灯街时路过雪厂街,看到I.T和Acne的店。


煤气灯街旁边有家别具特色的星巴克,想找地方落脚小憩不妨去看看。


煤气灯街走到顶,看到路标指向兰桂坊。香港的路标做的很完善,不必提前做好十足功课,你会发现著名景点都离得不远。


煤气灯街要白天去好,兰桂坊却要晚上去。


不如这个时候先去兰桂坊的相反方向——荷里活道。


荷里活道又称古董街,一点都不Hollywood。沿着荷里活道,你可以碰到很多知名景点,[文武庙][楼梯街][pmq元创方]。


中环半山扶梯和石板街也在附近。


入夜之后遍地都是酒吧,遍地都是外国人。只需斜坡上摆一个高脚凳,再来一杯酒,你的夜生活就可以开始。


我没去太平山,下次再去吧。


 


铜锣湾篇


只去了希慎广场。


 


未达成篇


[黄大仙庙]7号我本来计划去黄大仙求个姻缘的,结果7号被陈伟霆李易峰一个雷劈得灵魂出窍。


[志莲净苑]旅游手册推荐的。可以搜一下南莲园池看看对不对胃口。


[坟场]香港随便一座山我都爱,坐巴士离开时看到一片高山坟场,好壮观。你们记不记得《前度》里阿娇和威廉去过。好多影视作品都有出现。


 


 


香港是个荷里活,人人都是星,不过很难成为最亮的那颗。


我一个朋友抱怨,她觉得去香港那阵子是她活的最没有存在感的日子,感觉在大街上被人踩死都不会被发现。确实…是这样…因为街上人实在太多,你都不敢慢慢走路。


吃喝方面我并不热衷,翠华、池记、一兰拉面、牛角、添好运都没给我留下太深刻印象,在中环吃的深井陈记烧鹅却很不错,烧腊是不同于北京烤鸭的滋味。一兰家的吃饭氛围我很喜欢,一排座位被隔板分成独立空间,在落单纸勾选完口味按铃,有人从你对面窗口收走,上完餐后窗口的竹帘被放下来,再也不会被打扰,享受你的单人时间。可以去体会一下。(想起金鸡SSS里冠希老师开的情趣店,高速真空吸,嗯。)


我说的很散碎,可能没什么参考意义。


香港是个很好很好的城市,只是不宜久居。




补上我拍过的图:玻璃之城 20161004-1008


离开港城大概气温仍在26度,青岛已经跌到10多度。


没有遇上台风天,十月十七日香港一号风球转三号,四面风涌。

哥哥哥哥 2.0 222222222222222222

可爱可歌可泣。

这就是先喝李子园再喝柠七的口感,甜的更甜,酸的更酸。

你可以陪我吗:

哥。哥哥。哥

一位双翅手链,一位双翅项链。

比翼那个齐飞?

*KingBaby是个2000年LA初创的银饰牌子,正是14年才进入中国。

*品牌和威廉有合作。

展展展望新时代!

太到点儿上了,我觉得他俩怎么说都是有抱负的人,所以有自个儿的坚持,特别昨天我去看了战神纪,威廉演的铁木真可真是个英雄啊,深刻感到他俩吧,威廉是个披荆斩棘隐忍而倔强的,阿峰是个摩西分海温柔而皮实的。

然而威廉接这个戏时候自个儿说最主要是因为爱情,铁木真荡平四海,但只有这一场战争是为了爱情。看到威廉这采访那一刻和银幕里大汗的形象连贯起来的时候,我心里莫名特别慌张,他如此执着于万万人的认可,也是有爱情的成分吗,纵然不上升真人吧,也只能战战兢兢推理出威廉的恋爱脑或许比较深重这种结论。

岔回来说,战神纪这部片一点不烂,但确实不讨现在的市场喜欢,他接这戏牺牲挺大突破颇深,我真是有些好奇他的前瞻和心情,这次硬汉英雄的完成度极高,无论票房如何,他转型的尝试不可谓不成功,他不想成为被市场和投资框定的偶像,这点心愿昭然坦荡,他想走要走什么样的路呢,想接想做什么样的作品呢。我很有一些相信他俩并非池中物的直觉,也期待阿峰的动物世界。青云直上,未来可期。且等,且看。

蜜汁自信应对ddl:

微博上看二胡大大说的话,真的说到心坎里了。“他越来越好,世界却改变太多。”
其实不止ylq啊,连西方学术圈都不怎么干净了。所谓学术大咖其实就是能拉赞助的社交达人,鬼知道他们一年四十多篇核心期刊论文是怎么发的。所谓的“健全的民主的”体制也挡不住他们在系里作威作福,勤恳本分的老师到了退休的年龄也还是讲师。说实话,比国内的老师还要惨。
但是以前不是这样的,现在这样其实归根结底就是因为没钱。谁能拉来赞助,谁就是优秀的。
所以,听同学讲,有的老师就自暴自弃了。
但我很幸运,我遇到的老师,都在坚持。可能是因为我所在的系本来就很清贫难拉赞助,老师们清贫习惯了😂😂

我有明显感觉到,14年到现在,社会戾气越来越重。不再像之前小时候似的,一年比一年好。其实根本原因就是经济不如以前那么景气了。面对未来,大多数人是害怕的,不再是向往的,可能是向钱的🙃🙄。
14年的时候,东西还基本上都是真的,人气是真的人气,观众的喜欢是真的喜欢,市场不会辜负认真优秀的人。现在吧,各种牛鬼蛇神,有钱就是正义,信息真假参半,让人头晕眼花。有点儿庆幸自己是个粉丝,路人真的惨,真的不知道他们在各种炒作营销里如何辨别真实信息,然后稍有不慎没有合大佬的意,还会被骂是垃圾观众,品味低俗。
路人观众是真的惨,容我再小声叨叨一句。

当然,我们看到的还只是冰山一角。

就在这么一个环境里,还能坚持着美好的人,一是真的优秀强大,二是真的善良。他是真的不低头啊,谁都影响不了他,真的酷。

我不敢妄加揣测他,但总感觉,他能完成别人完成不了的事儿,再开一个新时代。

我这个人,怂且弱,不适合玩养成当妈妈,就适合做个大哥哥身后的小妹妹。有个榜样,这样自己做起事来也多一点动力。
而现在,我就做好我自己的事,也做到“但行好事莫问前程”。然后就是做个有辨别力的观众,不为病态的市场为虎作伥🙄

再然后,就是等待再次由他开创的新时代。
我还真就相信,新时代会到来。

我喜欢

baixiaorou。

想把「喜欢」那一栏,填上baixiaorou。

三亚湾226号(度假村AU,一发完)

Evan专业是国际酒店管理,一学到了大二上学期,他成绩好又长得好,恰逢校方刚和三亚一家大五星签了合同,很快他被指名发配过去。

是业界顶尖的法国集团。

可他怎么知道会有香港同事。

夜色初阑时他到三亚的,冬季热带的风也是薰薰,半个城市被三角梅染紫,接他的司机一言不发地开着车,车身的颜色很像一片海。

机票接机乃至工资食宿都远好于心理预估,Evan眺望了一会儿路面,忽地心中暗忖,虽然学校不可能坑他……

不过这可是海天盛宴的三亚。
不过这可是和合作项目的第一年他又是第一人。
不过这两个月可给了他一大笔钱。
不过总经理的欢迎信里可提了不允许随意使用手机的事。

Evan不露痕迹地探出窗外,暗暗在心中默记沿途路线,握了握拳。

果然一下车就看见一个人贩子模样的男人,怀里强抱着一个膝盖高的女孩,笑声大得可怕,远远挥手过来。

Evan惊魂未定,片刻后有人敲车窗。

一个女声叫他,“EvanLi?”

他慌乱点点头,定睛一看,车窗上那只手纤细 ,戴的却是硕大一只卡西欧,但不像是G-Shock,也许是Baby系列。

卡西欧自我介绍,“我是Alacia,前台副理,欢迎成为TF度假村一员。”

这才对上一面,Alacia瘦高且短发,白T配浅色牛仔背带长裤,那眼神也是力量型的。

他突然不自觉地张望了一下,莫名有些恍惚地想,不知道那人贩子一样的客人或同事哪里去了。

——晚间他才知道那是白马王子。

倒不是比喻什么的,就是指人口贸易那位老兄在晚会剧场的角色,白雪公主的CP。下车时Evan没看清他脸,舞台太远也一样看不分明,隐隐看见身材和脸部轮廓而已,凭经验是好看的,Evan注视着那一缕因为湿润过于服帖的额发默默地估量,大概是吧。

这场秀向来是TF盛名招牌,观众爆满,Evan勉强站在门边的位置抱着手臂看,不时有一两道目光从舞台转到他脸上来。

音乐哀切,Evan看入了迷,伴舞优美,白马王子暨前人贩子在公主身前跪下,佩剑叮当落地,轻轻落下一吻。

帷幕落下,他摸摸脸,见鬼似的发现一片冰凉。

秀结束后是第二派对,Evan不算正式上班,酒吧的印度同事好心地塞给他一杯鸡尾酒,因为“上班以后就喝不到了珍惜当下”,这杯三亚日出的风味和色彩一样好,他惊喜地报之猫弧。

童话剧的演员仍然穿着曳地的戏服光临酒吧,特别是反串恶毒皇后的马来西亚化妆师,趾高气扬地顶着比脸还大的假发接受视线瞩目。韩国公主是经典的黑白黄装束,和迪斯尼的一样。后面又红红绿绿来了许多伴舞精灵。

Evan眼也不错地注视门口,自己也不知道在期待什么。

然后那佩剑和主人就一起出现了,成功吸引了在场所有人不约而同的注视,开始有人情不自禁地试图走过去围绕。

“William.”

Evan听见印度调酒师叫了一声,果然是王子的名字。

William像摩西分红海那样走过来,目光毫不避讳地和Evan的眼睛长时间接触。

坐下一瞬间四周升起奇怪的气氛,意外的粉色而纯洁。

Evan注视着William。

威廉王子微笑,心里默念:头发像碳一样黑,皮肤像雪一样白,嘴唇像血一样红。

找到你了。




彩蛋:

Evan自己不知道给其他员工带来多大麻烦。

因为他TF四美又重选一次,CP党腥风血雨又掐了一通,娱乐部经理差点和舞蹈老师因为角色干起来,这些处于漩涡中心的人都不知道。


Evan除了和William两个人互相脱单以外,第二宗罪是谎话连篇。

医务室里他也没有一句实话,他和William两个人相对坐着等护士上利多卡因,脖颈上粉色点点,只听他面不改色地摸摸鼻子道,“热带的蚊子真多啊!”

银釭照【4】

掐着一块蟹壳黄看见八爷来不由一惊的东东,嘴圆圆眼憧憧,眼睛大有什么厉害的,但世上再哪来这样一双清澈眼睛,又圆又纯,撑起心里再多计算面上也永远不会去的两汪天真。世界真细小,只容得这样一个漂亮俊秀的年轻人,甫一看住你,嘴角还未翘起,瞳里就丝丝绵绵,淌出心意。

rou:



【4】




顾耀东最终还是接过了那碗绿豆沙,喝是喝了,但囫囵吞枣,没品出是什么味道。小跑堂来收空碗,问一声顾先生觉得如何。




顾耀东自然是点头说好,但点完了头,又怕小跑堂再端来一份,赶忙说,我当着差,来回不方便。




小跑堂了然于心,收了碗,笑嘻嘻的说,刚出了两笼糕点,顾先生不嫌弃,我拿来让顾先生试试味道。




顾耀东赶忙客客气气的回绝了,小跑堂也不勉强,收了空碗便回去。




几个警局的同僚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搭着话头问顾耀东,怎么跟八爷搭上了线?要知道这刑堂八爷刚踏足上海,连局长也是第二回见。




顾耀东含糊的说是在红玉楼见过一面。警局同僚自然知道顾耀东为了听戏巴结了处长,也知道红玉楼当晚设宴款待八爷,当下不疑有他,只是取笑顾耀东好本事,牛皮糖成了精,嘴又甜是又能粘,只见了一面,就让八爷挂上了号。




顾耀东敷衍过去,一颗心却是系在了二楼,心潮一时起一时落,坐立不安,那碗绿豆沙在舌尖的余甘犹在,缭绕不去。








楼上谈完了事,各位大佬陆续下楼,走在最前头的是刑堂八爷,此刻是一身黑绸短褂扎脚裤,旁人穿了是匪气流气,穿在他的身上却还是一份凛然。




顾耀东咬了咬唇,追了过去。洪帮的人见一名年轻小巡警过来,自然伸手挡了挡。




八爷却道,“让他过来。”




洪帮的人撤到一旁,顾耀东走上前去,背后是同僚们好奇张望。




八爷看着顾耀东,态度温和,说,“找我有事?”




顾耀东心思动荡,喃喃说,“我……我来谢谢八爷。”




八爷说,“谢我什么?”




顾耀东说,“谢谢……谢谢八爷的绿豆沙。”




八爷唇角微翘,目光在顾耀东的两手上打了个来回,“就这样谢我?”




顾耀东没回过神来,“啊?”




八爷一笑,弯腰进了车。




黑色福特车绝尘而去。




顾耀东愣了好一会儿,恍然明白过来,懊恼的拍一下自己的后脑勺。








不远处,警察局长冲处长嘀咕几句,处长高声道,“耀东。”




顾耀东答应一声,折返过来。




处长拉着顾耀东到了一旁,语带三分保留,“你跟八爷之前认识?”




顾耀东一顿,含糊说,“算认识。”




处长说,“认识就是认识,不认识就是不认识,什么叫算认识?”




顾耀东想着八爷看着自己的时候,温和的眼神,温和的语气,恨不得现在就追过去抓住八爷的胳膊,问,哥哥,是不是你?




八爷会怎么说?




会看着自己,微微一笑,说,才认出我,小东笨了。




还是会叹一口气,说,小东,我不能认你。




不管是哪一种,都让顾耀东的心口一阵阵的滚烫。




顾耀东只顾出神,没有注意到处长的问询。处长再看了看顾耀东,疑心顾耀东和那位刑堂八爷确有什么私下交情,摸不清虚实,也不敢追问得太紧。








顾耀东回到警局里,一分一秒都是度日如年,随便找了个借口早退,打听了八爷如今歇在静安寺的一处私家花园,便找了过去。




到了地方,又不敢敲门,转来转去了好一会儿,最后在附近水果摊买了两斤苹果,这才上门拜访。




许是八爷吩咐过,下人们看见顾耀东,倒是没有阻拦,一路引到了花厅坐下。




一名下人端上茶果点心,说,八爷正在见客,请顾先生等一等。




顾耀东应了声是,便干等起来。




起初不敢动,更无心去碰那些糕点。




但这一等,就等到了日头西沉,晚霞漫天。顾耀东坐得屁股都发麻,左挪一下,右挪一下,肚子也饿得咕噜直叫。看了看四下无人,便捏了块奶油蝴蝶酥。




八爷送走了客人,回身来到花厅,花厅四面是窗,恰如四面嵌屏,此时,花厅外的迎春玉兰吐芳攒艳,暮色中,花香浮动,更添情致。




顾耀东一脚横折在椅子上,一脚闲闲悬在椅子边,扭着身,看着窗外景色,一手捏着块玫瑰豆沙蟹壳黄,一边吃一边往下掉酥渣子,吃完了一块,意犹未尽的舔舔手指头,头也不回的的伸手再拿一块,递到嘴边,咔擦一口。




八爷轻轻咳嗽一声。顾耀东闻声回头,见是八爷,瞪大了眼睛,一口蟹壳黄呛在喉咙里,咳了个惊天动地。




八爷吃了惊,快步上前,生怕是顾耀东呛出个好歹,但顾耀东一口气顺过来,咳嗽小了,脸却涨得通红。




八爷看着顾耀东,忍不住抿唇微笑。



不使用衣橱

一个人衣橱里的衣服如果都是叠着的。
那这必定不是他常用的衣橱呗。

L接节目几乎是有约就赴的,他从前挨过一阵冷藏,就此落下凑热闹的病根,有男一担男一,综艺红上综艺,于是一直到他坐到嘉宾椅上敲敲指头等着自个儿衣橱被敞开了,心里才陡然晚来的一哆嗦。
他已经一年没用过这衣橱了。

W端起一杯咖啡,顺手就把那新网综的界面打开了。
并购的事不急,先全程微笑地看完两期。

L最常用的衣橱,除了旅行箱,并不在自家里。
W在上海的那一栋主卧里,有一橱L的衣服。

两件运动衫。
一件灰色,L穿了很久,去健身房穿,配更灰一些那条宽松长裤,其实最开始是同色一套,那条如今在隔壁 W 的橱里,早不记得是哪次穿混了,W发现得早,但没有纠正的意思。
一件黑色,L的衣服里最多的就是黑色,理由简洁无耻,耐造、耐脏,兼喜欢。

西装们挨在一起。
有那场出名婚宴上的深蓝色挺括西装,衣架上配同色黑色两条领结 。(“谁叫你来的?打什么架,我谢谢他。”)
有黑色燕尾。胸口被W洒过香槟。(“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
有迪奥高定,雾蒙蒙的巴黎灰,版型修身,在腰身处刻意收窄。(“丑。”)
有粉色成衣,这颜色莫名很衬 L,或者说 W 也找不出什么特别不衬他的颜色。(“太土,没事别老穿。”)

长一些的是大衣。
黑色的巴宝莉冬季,L穿到小腿,露出嶙峋脚踝。

几次被拍到的虎头卫衣。
优衣库T恤衫,写着我是你爸爸的那一件,还有无名的很多件。
一块百达翡丽。W有一块模样差不多的。
两颗袖扣。没有饰品,L这个年纪的鲜肉里,就数他最不爱戴个戒啊链的。
然而衣柜尽头的领带收纳里,有一方小小的、小小的饰品盒子。
如果这时候注视W,就会发现多得恐怖的柔情从他的眼睛里争先恐后地要化为实体。
不是可可香奈儿,也不是宝格丽。
是。
是W自己设计、细细描摹的一生一戒。

王少爷这个心机boy

小林看着桌面托腮叹气。

小王伸手在他眼前晃了两圈。

“怎么了这是?”

“难啊。”

小林把两份剧本摊到小王的眼皮底下。

“你瞅瞅这个,西部电影,动作喜剧,就是角色有点吊儿郎当,不过还算上路子。还有这个,青春校园,浪漫电影,你别撇嘴啊,跟之前那个不一样,这回演的是一师生恋,剧本也还行,包袱抖得飞起。”

小王把两份剧本拿远看了看,沉吟了零点五秒。

“第一个。”

小林惊了,咬着半个指甲盖琢磨那第二份剧本。

“啊?你这判断也太快了吧!再瞅瞅?”

“有什么可看,这种缅怀青春的垃圾食品吃多了是要拉肚的,观众就是没有眼睛也还有肠胃吧,还有啊我说——上次演完那个片子你的校园生活就差不多到头了,服老吧林狗。”

“我呸。”

小林嘟囔着来回翻剧本,纸页错开睫毛刷啦啦上下翻飞,“可我还没演过老师呢。”

“啧,高中老师你忍心对学生下手吗,国产电影的话这拍出来格局也太小了,要说大学老师,有几个不超过三十的?过几年再演没准更像。”

“有点道理啊老王!”

“哥什么时候没道理了,行那就这个了吧,我给项目经理打个电话。”

“打他电话干啥?”

“这两天董事开了个会,一年八部还没找着片子花钱,我看你这个就还行,投了。”

小林的眼睛噌一下亮了。

“那给男主加点工资吧,他很敬业的!”

小王邪魅一笑,“敬业啊,那就加点打戏吧。”


经理挂了座机,苦思冥想。

为什么老板每次投林先生的戏,都指明要求戏里得把林先生弄得艰苦朴素最好像个雪山沙漠一匹狼呢。

不解,不解啊。


小王在小林家门口弹了弹烟灰,想着那第二份剧本。

现在的青春偶像电影哪儿来那么多床戏,不把演员扒光卖不了票吗,切,低俗。

刚起床的小林来开了门,睡衣套了一半,露出一小节腰身,一双眼睛还尚被困意黏住,没醒觉,用一口软乎的东北腔招呼小王先坐会儿。

小王在他背后进门,扯了扯衬衫领口。